中秋月又圆

葛许国

  明天, 又是中秋节。
  我站在阳台上,任柔和的月光,洒满我的全身;高挂天际的月亮一动不动,极像母亲望儿时慈祥的眼睛。
  此刻,夜空有如被清风洗过般洁净。时而有清新的晚风送来阵阵馥郁而醉人的桂香,时而传来秋虫的轻吟,夜竟是这般的温馨。我的思绪如脱缰野马恨不能腾空而起,即刻飞向那故乡的山村,飞到母亲的身旁。母亲呵,您的儿子虽少小离家,但您一直像天上的明月,年年伴我,月月伴我--
  58年秋,在家乡中学工作的父亲丢了公职。迫于生活的压力,15岁的我只好辍学到杭州一建筑工地打工。就像失群的雏燕,我离开母亲的怀抱,早早踏上了艰难而坎坷的生活道路。每天,面对着建筑工地的强体力劳动,想到失学的痛苦,心头总笼罩着一层阴云。维持心理平衡的唯一办法便是:傍晚时分,带着一身疲惫,独自走到钱塘江边,坐在僻静的树丛下,默默地遥望天上的月亮,思念在乡下苦苦地支撑着家庭的母亲。
  母亲很豁达,从来不曾被生活压倒。为了维持一家的生计,她在家乡起早摸黑,做零工,摸螺蛳,挖野菜,想尽办法使年幼的弟妹们得到起码的温饱。有一次,母亲迢迢地来看我,因为新学期将开学,弟弟们的学费还没有着落,她想在杭州做一阵保姆。然而,当我们工地上的一位师傅好不容易为她找好一户人家时,母亲却又犹豫了:家里三个孩子实在令她牵挂!那晚, 我与母亲在钱塘江边,母亲出神地望着夜空,喃喃地说:“快到中秋了,月亮很快要圆了……”第二天,母亲就急急地赶回了家。但母亲的这话却从此留在了我的心里。是的,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母亲尽管没有多少文化,但她心中有一轮明月,那是希望。
  如今,我们兄妹都已成家立业,她老人家的孙子,也有已撑起了事业的风帆。看到儿孙们健康成长,母亲感到无比的欣慰。
  前年,母亲来杭州住了一阵,我多么希望母亲能长住这里,让我多尽点孝心。可是中秋节母亲非要回乡下,她固执地说,家乡的月亮比任何地方更亮,更圆。
  母亲呵,又是一度月儿圆,远处不断吹来的风此时愈发清新醉人,哦,我感应到了,那是您在梦中思儿时甜蜜而温馨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