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万佛塔

万佛塔有点儿斜,这是出得塔来,经别人指点才看出来的。

看的时候,下着小雨,雨也是斜斜的,朦朦的,还有凉凉的风,算是斜斜而湿润地贴在人的心里了。

那年春天,和参加“京九沿线地区经济发展战略研讨会”的几位朋友聚在阜阳,就近去了蒙城,觉得不能不去看看万佛塔。

万佛塔公园的东门最阔气,径直闯进去,却有一湾碧水相隔,让人望塔兴叹,甚至连俯下身来抚摸它的倒影也做不到。不是因为水太清太凉,只是怕徒“捞”起一掬无奈。于是再折出来,从毫不起眼的南门入内。门似乎太过寒碜了,没有匾额,也没有楹联,只把个盛名之下的万佛塔显得委委曲曲地兀立。一位约六七岁的女孩儿怯生生地卖给我们门票,更令我们心中生出几分凄惶。这时,雨还没有停下来。

平地而起的万佛塔十三层,名插花塔,又名兴化寺塔,高四十点六米,上有黯淡了的金顶,呈八角而立,层层檐角都有铜铃在风里矜持着,偶尔才含蓄地轻响。塔前有辞,说塔内有三千多佛像砖,每砖浮刻三尊佛,计九千八百尊佛像,当然可以称得上“万佛塔”了。

钻进塔身,环梯而上,镶木的阶梯陡窄,愈上愈艰。每一停顿处皆见佛砖,虽光线昏暗,仍觉众目睽睽,让人不敢造次。用打火机照亮时,见砖上佛像已经漫漶不清,凑近细察,才知三尊佛居中盘坐莲花者是佛祖如来,左右侍立着文殊和普贤,不仅雕得古意古趣,望之亦令人心生凛然。折转数次,从窗口往外瞭望,“雨纱”已巧妙地笼罩了周围的一切,兴许是朦胧着,触目皆成了景致。索性坚持到顶,穿窗而过的风清冷,正合幡然顿悟之境,却觉得思绪一如身形蜷曲,那么还是团身缓缓而下吧。

万佛塔的“身世”说法不一,一说是北宋时建,我倒更信为“南北朝梁武帝时建,唐尉迟敬德监工重修。”蒙城是道教的庄子的故里,是何人下令竟在这里建起偌大一座佛塔?历代帝王为巩固自己的统治,或兴教,或抑佛,或尊儒,物换星移,究难定论。万佛塔平地起于涡水之侧,算是浩大工程了,当不属民间所为,而官方纠集民力动建,平增多少赋税徭役,又会有多少天怒人怨?

“峻嶒塔影逼云霄,十三层楼映日斜。巢鹤鸣时风潮起,铃声响彻几千家”,诗人不知身后事,万佛塔却是实实在在的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