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六祖原来不读书》后

 

刚晓师:您好!

近读《灵山海会》第二十二期《六祖原来不读书》(以下简称《六》文),论证既乖、结论更谬,余不敏,不揣浅陋,特驳议如下:

一、《六》文理路概要

全文大致的意思分两大段:

1)摆事实:

六祖,伟大。六祖没读过书。和六祖打过交道的其它人读过书,他们不及六祖。不读书与禅宗意旨契合。

还有很多伟大人物没读过书。

2)讲道理:

对佛教的智识不能带来佛性。

有智识的人,往往难悟,无智识者,只要恪守良知,就会离佛性越来越近。

二、论证上的问题

1)不读书和伟大毫无逻辑关系

六祖是伟大的佛教祖师,对的。六祖没读过书,暂时算是对的。但六祖不是因为没读过书才伟大。六祖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对佛法本质的超人领悟和把握,以及方便善巧地开创了中国南禅的理论基础与教法体系。换言之,六祖读不读书,和他本人佛法造诣是没有关系。

类比:拿破仑是伟大的政治家,拿破仑是左撇子。丘吉尔也是左撇子,甘地是左撇子,里根、布什、克林顿都是左撇子,而他们的副手都是右撇子,副手都不及正手,那么是不是因为左撇子,所以成为伟大的政治家呢?嗯,哼哼……

实际上伟大政治家中右撇子要多的多,42届美国总统中只有7个左撇子。

同样,有更多伟大的佛教祖师是博学之士,玄奘大师读过N多书,智者大师如此、法藏大师也是如此,实际上读过书的伟大祖师在数量上大大压倒没读过书的伟大祖师。

因此,怎么能从六祖没读过书归纳出是“不读书”成就一个人的佛教智慧呢?

2)六祖真的不读书吗?

这问题问得……那还有假!其实不然。小心《六》文作者在偷换概念——因为不识字不等于不读书。

让我们先把语义界定一下:认得一个个方块字,叫做识字;借助方块字,认知字、词、句后所表达的意义,才叫读书(阅读书籍)。我们在一般语境中也正是如此应用的,把读书作为主动认知某方面意义、知识的解释。

大家都知道,六祖因为从小家境贫寒,没有机会念书识字,终身是个文盲。但是六祖真的不读书、而且反对读书吗?

错了。只要仔细看坛经,我们会发现,六祖这样的大菩萨先天聪明过人、有夙慧不假,但他的开悟仍然是凭藉认知经文:

……(惠能)见一客诵经。惠能一闻经语。心即开悟。遂问客诵何经。客曰。金刚经。(《坛经.行由品》)

如果我们听有声读物,藉由有声读物的每一个字音理解其中的意思,而这读物本身是以书本形式存在、转化为朗读出来的声音,难道听的过程不是读书吗?

之后祖师的大彻大悟桶底脱落仍旧是借助别人为他讲说经文:

“……惠能即会(五)祖(弘忍)意。三鼓入室。祖以袈裟遮围。不令人见。为说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遂启祖言: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同上)

五个“何期”从哪里来?是《金刚经》的名句点燃了他心中的般若光明,这能说明六祖不读书吗?如果有个能自己读金刚经的惠能,这和只能听金刚经的惠能比差了吗?显然不差,甚至有可能早接触、早开悟。

可是《六》文中还举了一个惠能与尼无尽藏的对话,来说明不读书的好处,这难道……

且慢。又是作者在误会能大师的意思了,让我们看看原文:

“无尽藏常诵大涅槃经。师暂听。即知妙义。遂为解说。尼乃执卷问字。师曰:字即不识,义即请问。尼曰:字尚不识,焉能会义。师曰:诸佛妙理,非关文字。尼惊异之。”(《坛经.机缘品》)

原来他们的对话是如此发生的——能大师先听了无尽藏念诵的涅槃经,听了一会儿,就理解了其中的妙义。然后尼姑故意刁难,找了个难字要问。能大师说:“额是文盲,字不认识,要问经义,随便来问。”

接着请注意了——

首先,他们讨论的是识字问题,不是读书问题,能大师是对“会义必先识字”这样一个论调反驳时说“佛家的妙理是和文字无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