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商英的佛缘
  

编写  东方行者

 

张商英(10431121),字天觉,号无尽居士,蜀州新津(今属四川)人。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进士。元符元年(1098),为工部侍郎,迁中书舍人。崇宁初,为翰林学士,拜尚书右丞转左丞。宣和三年卒,年七十九。赠少保。

张商英为人雄辩敢言,又深于佛法教乘,喜与僧徒游从,时人戏称为“相公禅”。人评其文曰“文既尔雅,论亦醇正”(《桯史》卷七)。其行文多杂佛语,如《护法论》、《续清凉传》诸篇直与僧徒无别。现存歌诗多偈颂、禅语,有一些山水游历诗,似能脱出禅语束缚,尚具诗歌韵味。
  张商英初年不信佛。一日游僧寺,见藏经梵夹,金字齐整,装璜严丽,怫然作色道:吾孔圣之书,乃不如胡人之教,人所仰重?立志写一本“无佛论”的书。
      
有一天,张商英拜访他的一位同僚,看到同僚家佛龛上面放着《维摩诘经》,信手翻阅,当看到“此病非地大,亦不离地大”这一处时,抚几感叹道:“胡人之语,亦能尔耶?”便将该经借回家阅读。其妻向氏道:可熟读此经,然后著无佛论。
  张商英觉得妻子的话颇为奇异。从此以后,张商英留心于祖道,随有机会,即参学请益。

哲宗元祐元年(1086),张商英任河东提点刑狱。在任期间,他曾上清凉山朝礼,亲见文殊菩萨化现空中。于是便塑文殊之像,供于奉山寺,并作发愿文。

绍圣初年,受召任职左司谏,后因上书评论司马光、吕公着而被降职。大观四年(1110)六月,久旱不雨,商英受命祈雨,他三次入山祈雨,三祈三应。一时朝廷上下皆知此事。徽宗大喜,钦赐“商霖”二字。

元祐六年(1091),张商英调为江西漕运史。其间,他拜谒了东淋照觉常总禅师。常总禅师是黄龙慧南禅师之法嗣。常总禅师对他的佛法见地给予印可。
  张商英后因按部(巡查部属),路过分宁。在那里,他曾召集五山长老于云岩升座说法,兜率从悦禅师最后登座,出语惊人。张商英大为赞叹。

从悦禅师是宝峰克文禅师之法嗣。一日,他们一起游拟瀑亭。张商英问道:此是什么?
  从悦禅师道:拟瀑亭。
  张商英道:捩(lie,扭转)转竹筒,水归何处?
  从悦禅师道:目前荐取。
  张商英正站在那儿思考,从悦禅师便道:佛法不是这个道理。
  张商英曾经得到过东林常总禅师的印可,他对从悦禅师的话不以为然。谈话中间,张商英不时地称赏东林常总禅师,可是从悦禅师却不认同。张商英借拟瀑亭为题,吟诗讽刺从悦禅师狂妄无知,其中有两句道:
  不向庐山寻落处,象王鼻孔谩辽天。
  从悦禅师知道张商英还没有彻悟,尚有疑滞在,所以并不在意。
  那天晚上,张商英便住在兜率院里。从悦禅师便与张商英大谈佛法。谈至深夜,谈到了宗门中事这个话题。
  从悦禅师便单刀直入地问道:东林既印可运使,运使于佛祖言教有少疑否?
  张商英道:有。
  从悦禅师道:疑何等语?
  张商英道:疑香严独脚颂,德山拓(同)钵话。
  香严智闲禅师“独脚颂”云:子啐母啄,子觉无壳。子母俱亡,应缘不错。同道唱和,妙云独脚。
  德山托钵的公案是这样的:雪峰在德山作饭头, 一日饭迟,德山擎钵下法堂。峰晒饭巾次,见德山乃曰:钟未鸣,鼓未响,拓钵向甚么处去?德山便归方丈。峰举岩头全奯禅师。全奯禅师曰:大小德山未会末后句在。山闻,令侍者唤全奯禅师去。问:汝不肯老僧那?全奯禅师密启其意。山乃休。明日升堂。果与寻常不同。全奯禅师至僧堂前,拊掌大笑曰:且喜堂头老汉会末后句,他后天下人不奈伊何!虽然,也只得三年活。三年后,德山禅师果然示灭。
  从悦禅师道:既于此有疑,其余安得无邪?只如岩头言末后句,是有邪?是无邪?
  张商英道:有。
  从悦禅师一听,便哈哈大笑,独自回方丈室休息去了。
  被从悦禅师这么一问,张商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安稳。五更,下床小解,不小心踢翻了尿壶,一下子豁然大彻。于是作偈:
  鼓寂钟沉拓钵回,岩头一拶语如雷。
  果然只得三年活,莫是遭他授记来。
  张商英不胜踊跃,去敲方丈门:某已捉得贼了。
  从悦禅师道:脏在甚处?
  张商英便默然无语。
  从悦禅师道:都运且去,来日相见。
  第二天,张商英便将偈呈从悦禅师。从悦禅师看后,开示道:参禅只为命根不断,依语生解。如是之说,公已深悟。然至极微细处,使人不觉不知,堕在区宇。说完便作颂,为他印证:
  等闲行处,步步皆如。
  虽居声色,宁带有无?
  一心靡异,万法非殊。 
     休分体用,莫择精粗。
     临机不碍,应物无拘。
  是非情尽,凡圣皆除。
  谁得谁失,何亲何疏?
  拈头作尾,指实为虚。
  翻身魔界,转脚邪涂。
     了无逆顺,不犯工夫。”
  从悦禅师所说的“参禅只为命根不断,依语生解”,正是参禅人容易犯的毛病。多少人因为依语生解而错过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张商英读完偈颂,感激涕零,于是邀请从悦禅师至建昌。途中,张商英作十颂叙其事,从悦禅师亦作十颂酬之。

  张商英居士在荆州的时候,与圆悟克勤禅师有过一段法缘。
  一日,克勤禅师造访张商英居士,大谈《华严》宗旨,云:华严现量境界,理事全真,所以即一而万,了万为一,一复一,万复万,浩然莫穷。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卷舒自在,无碍圆融。此虽极则,终是无风匝匝之波。
  张商英听了,不觉移榻近前。
  克勤禅师便问:“到此,与祖师西来意是同是别?”
  张商英道:同矣!
  克勤禅师道:且得(只是)没交涉!
  张商英被克勤禅师否定之后,面带愠色。
  克勤禅师并不在意,继续点拨:不见云门道,山河大地无丝毫过患,犹是转句,直得不见一色,始是半提,更须知有向上全提时节。彼德山临济岂非全提乎?
  张商英这才心悦诚服。
  第二天,克勤禅师又谈起理法界、事法界、理事无碍法界、事事无碍法界等四法界。当谈到理事无碍法界时,克勤禅师便问:此可说禅乎?
  张商英道:“正好说禅。”
  克勤禅师笑道:不然,正是法界量里在(还是落在理事等名相差别当中),盖法界量未灭。若到事事无碍法界,法界量灭,始好说禅。如何是佛,干屎橛。如何是佛,麻三斤。是故,真净偈曰:
    事事无碍,如意自在。
   手把猪头,口诵净戒。
   趁出淫房,未还酒债。
   十字街头,解开布袋。

  张商英听完这一段开示,如醍醐灌顶,赞叹道:美哉之论,岂易得闻乎!

除了圆悟克勤禅师之外,张商英还亲近过大慧宗杲禅师。
  湛堂准和尚示寂,茶毗得舍利无数,眼睛、牙齿等不坏。时大慧杲居学地,因人绍介,求张商英作塔铭,激励后学。

张商英曰:今有一问问上人,若道得,即做塔铭;道不得,即与钱五贯,裹脚却归兜率参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