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陈师道的佛缘

 

 

陈师道(1053-1102),北宋诗人,字履常,一字无己,号后山居士,彭城(今江苏徐州)人。自幼家贫,苦志好学。十六岁时,写了一篇文章,去参谒当时的大文豪曾巩,曾巩很器重他,遂把他留下来,向其传授为文之道。

熙宁年间,当政的王安石的新学在全国盛行起来,陈师道因为不接受王安石的新学及新政,就不愿求取功名。元丰四年,曾巩曾奉诏修五朝史,便推荐陈师道入史馆为职,因没有官职编制,未成。

元祐二年,经过苏轼等人举荐,才被起用为徐州教授。没过多久,任太学博士。也是时间不长,因为有人举报他在公务期间,私自去南京会见苏轼,被罢免,降职为徐州教授。元祐五年,改颍州教授,又有人弹劾其因为非科第出身,被罢职了。绍圣元年,因苏轼一案受牵连,曾被谪贬。

元符三年,召为秘书省正字。建中靖国元年,受寒疾而卒,年四十九。

 

师道为文似杜甫

 

师道安贫乐道,学有根柢,是北宋绰有成就的文学家。其文学成就以诗歌创作为最著。他曾自述其学诗初无师法,后来见到黄庭坚诗,尽焚旧稿而从学焉,进而得作诗之法于杜甫(《答秦觏书》)。黄庭坚也称其“作诗渊源,得老杜句法,今之诗人不能当也”(《答王子飞书》)

他反对柔弱华靡的诗风,提倡刚劲直朴的风格,甚至于说诗歌创作“宁拙毋巧,宁朴毋华,宁粗毋弱,宁僻毋俗”(《后山诗话》),这一看法与黄庭坚创作主张相同,亦为后来江西诗派诗人所遵奉,故江西诗派诗人将他列为“三宗”之一。

他的词风格柔媚清丽,与其诗歌风格大不相同。

著有《后山集》二十卷,含诗六卷、文十四卷,政和年间由其门人魏衍编纂成集(魏衍《后山陈先生集记》)。《全宋词》第一册收其词五十余首。《全宋诗》卷一一一四至一一二○录其诗七卷。《全宋文》卷二六六四至二六七二收其文九卷。事迹见《东都事略》卷一一六、《宋史》卷四四四本传。

 

清贫人生

 

陈师道一生,性格高洁、耿直,安贫乐道。他初到京师游学,一年多了,仍没有主动去拜见一个达官贵人。傅尧俞听说了他的名节,想结识他。初见时,因知其贫,傅尧俞便带上一些银子,想做为见面礼。待相见时,听完师道的一番议论,对他更加敬畏而不敢拿出钱来了。

枢府官章惇欲以荐其到朝廷做官为由,想约他见一面。陈师道答曰∶师道于公,前有贵贱之嫌,后无平生之旧,公虽可见,礼可去乎?

他认为这样做不合取士之礼,遂婉言拒绝了,实际上,当时正穷困交加,但是因为看不上章惇的人品,所以不能接受他的举荐。

师道家境素贫,常常揭不开锅盖,妻子为此常常抱怨他。

陈师道无力养亲,入仕前一直让妻子儿女寄食于外家,甚至随岳父入蜀,而他因奉养母亲,却必须和妻子长期分离。当他终于在35岁时得到徐州教授一职时,他的确有“喜极不得语,泪尽方一哂。了知不是梦,忽忽心未稳”的激动,因为他终于可以从遥远的岳父家“追还妻孥,收合魂魄,扶老携幼,稍比于人”了。

 

师道近佛

 

师道一生信受佛法,喜欢与僧人、居士相往来,他写了很多与佛有关的塔铭、墓表,还作有《华严证明疏》、《佛指记》等文章。

他特别推崇《华严经》,他在《华严证明疏》中说∶得有此经,庆幸平生孰如今日,实力贫而家富,将口诵而心通。誓尽此生敬供不息,在在处处如佛之存,劫劫生生以今为始。伏愿诸佛所说如庆喜而常闻,一生之间与善财而同证(《后山居士文集》卷十七)。表示此生遇此新矣!有此足矣!这也是他所以能够保持高节、不恤贫穷的原因。

师道不独专心佛典,于儒、道经籍也皆深涉。在三教关系上,他主张“道通”、“道一”,异不在道,而在于世异、说异。

他说∶大道一而今之教者三,三家之役相与诋訾。盖世异则教异,教异则说异。尽己之道则人之道可尽,究其说则他说亦究。其相訾也固宜,三圣之道非异,其传与不传也耶(《面壁庵记》,同上,卷十五)!

师道说明了三教之道是一致不背的,只是因为后来世道的变化,人说的差异,从而相互诋訾,从而有了传与不传的区别。

在《白鹤观记》一文中,他又就释老的关系指出,“夫老释氏之教并行,于世而有衰盛,世遂以为优劣。又谓教有利有不利,皆非也。夫二氏离行而合妄,其所异者因于俗也。至其隆替则系于世,世之好恶则系其习……”进一步说明了上述的观点。师道还具体地列出了三教的传承世系,认为唯有“释自能仁”,从始至今,代有其人。师道以上关于三教的关系之说是比较新颖、深刻的,于三教关系思想史上值得注意。

儒、道、释通融是宋代文化的基本特征,宋代文人的文化结构大都有此特点,陈师道亦然。他们都是本于儒学又濡染道、释的。其未入仕即以居士自命,也有类似的文化心理背景:以道艺处士自期、以自由人格自重、以通晓佛理自慰。

师道体弱多病,因而希望通过诵佛经、守戒持斋等方式减轻精神和肉体的痛苦,延长寿命。他曾与妻同谒佛寺,称弟子,买经发誓,并长期断酒持斋诵经。

但他却似乎更需要从佛门求得解脱之道,有时甚至产生出世之念:“更欲置身须世外,世间元自不关人”,“终当捐世事,来作卧云人”。

但现实毕竟是残酷的。四十九岁时,陈师道因贫病交加而死,友人邹浩买棺葬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