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本《大方便佛报恩经》校证

   

旧题后汉失译的《大方便佛报恩经》在国内所见敦煌遗经中有37个写卷,各写卷之间及写卷与后世刻本之间在文字上均有一些差异。今以《大正藏》为对校本,对敦煌写本《大方便佛报恩经》予以校证,[1]不当之处,尚祈方家指正。

 

卷一

一时佛住王舍城耆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二万八千人俱,皆所作已辦。

辦,北444号、甘博102号、斯5807号、北447号作“辨”。

按:“辦”为六朝以后新字,其本字当作“辧”。《说文·刀部》“辧,判也,从刀,辡声。”段玉裁注:“辧从刀,俗作辨。……别作从力之辦。……古辧别、幹辦无二义,亦无二形二音也。”《正字通·辛部》:“辧,同辨。与辦分为二,又分辧、辩为二。按经史辦、辧、辩並通。”敦煌写经中“辨”、“辦”、 “辩”三者混用,但以“辨”为常。例如北451号《大方便佛报恩经》卷三:“今此药者忍辱太子之所辦耳。” 北452号作“辨”。斯215 号《大方便佛报恩经》卷五:“ 诸尊菩萨威神护助,令我此事必得成辦。”北8528号作“辨”,斯4623号作“辩”。其它经如北7528号(雨32)《大法炬陀罗尼经供养法师品》:“今我大众中有诸比丘勇猛精进,声闻漏尽,行阿罗汉,所作已辨,具大神通。” 斯4651号《出曜经》:“是时难阤受僧直,辨水扫地。”均用“辨”而不用“辦”。

 

有一梵志,是六师徒党。其人聪辩,悉能通达四围陀典,历数算计,占相吉凶,阴阳改变,豫知人心,亦是大众唱导之师。

改,北444号、甘博102号、北447号、北448号作“效”。

按:作“效”似于义为长。“效”有“显现”义,例如《韩非子·二柄》:“故人主好贤,则群臣饰行以要君欲,则是群臣之情不效。”《后汉书·张衡传》:“贯高以端辞显义,苏武以秃节效贞。”《宋书·武帝纪中》:“故四灵效瑞,川岳启图,嘉祥亲还,休应炳著。”此处言梵志既能通达“四围陀典、历数算计”,又能占相“吉凶”和“阴阳所呈现的变化”。

 

父王苦恼生狂痴心,迷闷地。以水洒面,七日方能醒悟,“云何今日失我所生”。

“云何今日失我所生”,北444号、甘博102号、北447号、北448号作“云何今日失我所天”。

按:敦煌本是。“所天”,佛经习用,指“所指望的、所依靠的,所最崇敬的”。(见李维琦《佛经释词》)例如伯2893号《大方便佛报恩经》卷四:“尔时善友太子,即前抱持导师,举声悲哭:‘一何薄命,生失我所天!’”吴支谦译《太子瑞应本起经》:“瞿夷啼哭曰:‘一何薄命,生亡我所天,为在何许,当那求之?’”北凉昙无谶译《佛所行赞》:“生亡其所天,是苦何可堪!”皆是其例。

 

王告夫人:“汝不知耶?罗大臣近生恶逆,杀父王竟伺捕二兄,亦断命根。今者兵马次来收我,今欲逃命。”

耶,北444号、甘博102号、散1098号同;北445号、北449号作“那”。

按:表示疑问的语气助词,敦煌写经绝大多数用“耶”(或“邪”、“也”),用“那”的例子不多。如斯459号《道行般若经》卷九:“其人报萨陁波伦菩萨言:‘贤者不知那?是中有菩萨名无漏,诸人中最高尊,无不供养作礼者。’” 斯5665号《摩诃僧祗律》卷三:“(王)言:‘咄!男子,汝贼那?汝痴耶?’”就《大方便佛报恩经》而言,仅见三例,除北445号、北449号外,另一例是甘博102号:“王闻此语心惊毛竖,慨叹所以,问使者言:‘审实尔那?’”此例中的“那”,他卷也有异文,北451号作“耶”,北452号作“邪”。除这三处外,《大方便佛报恩经》中表示疑问的语气助词全作“耶”(或“邪”、“也”)。朱庆之说:“十分明显,至少在宋代以前,疑问语气助词‘那’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中古汉文佛典里的‘那’或者是当时的传抄笔误,或者是宋人擅改。”(见《佛典与中古汉语词汇研究》54页)敦煌写经中“耶”跟“那”形近,故误作“那”。

 

卷二

或时拔发,食饮灰土。

食饮,北444号、甘博102号、北8527号作“飡唵”。

按:当作“飡唵”。玄应《一切经音义》卷四三《大方便佛报恩经音义》“湌唵”条:“唵,乌感反。《字林》:‘唵, 也。’谓向口唵也。以掌进食曰唵。” “唵”是中古的一个口语词,指以掌进食。《广雅·释言》:“唅,唵也。”王念孙疏证:“《众经音义》卷十一引《埤苍》云:‘唵,唅也。谓掌进食也。’今俗语犹谓掌进食曰唵。” 箫齐求那毘地译《百喻经》:“昔有一人至妇家舍,见其捣米,便往其所偷米唵之。” 北图新866号《李陵变文》:“人执一根车辐棒,着者从头面唵

沙。” 3697号《捉季布传文》:“(季布)上庭抱膝而呼(呜)足,土叉灰乞命频。” “唵土叉灰”和“飡灰土” 语境相似,皆言感情激动时的举动。

 

室家男女,手相扶持。

手,北444号、甘博102号、北8527号作“互”。

按:敦煌本是。“互”,北8527、北444号的“互”皆写作“ ”,乃“互”之俗体,敦煌写经常见,如斯1955号《大方广佛华严经》卷六十六:“鸟兽之属, 相瞻视”。北6809号(黄48)《四分律》卷四四:“口出刀剑, 求长短。”北444号(闰27)《大方便佛报恩经》:“天时亢旱,时世饥馑,谷米勇贵,人民饥饿, 相食耳。”盖“ ”与“手”形近,故误“互”作“手”字。

 

其朽故井深一箭道,既无梯绳索杖木,虽复身上升,势不能高。

梯隥,北444号作“梯橙”,甘博102号作“梯 ”。

按:俗书“木”“扌”不分,“梯 ”即“梯橙”。“梯橙”,敦煌写经有写作“梯隥”者,如斯4294号经名为《得道梯隥锡杖经》。但多数写作“梯橙”、“梯蹬”,例如斯200号《大般涅盘经》:“善男子,若不能观戒,是一切善法梯橙,亦是一切善法根本。”北218号(号18)《大方等大集经》卷一:“若人非人闻佛声已,身心寂静,以佛功德威神力故,悉得睹见宝阶梯橙于一念顷悉登宝阶。”北217号(宙34)作“梯蹬”。北6650号(荒57)《正法念处经》卷五:“攀缘之心,犹如梯蹬。”北7143号(地38)《受八关戒文》:“登涅盘山,戒为梯蹬;度生死海,戒为浮囊。”伯4522号《受八关斋戒文》作“梯橙”。又有作“梯登”、“梯镫”者,例如北848号背面(余53)《佛说佛藏经》:“以蚊脚为梯登,至梵天,于意云何?”北7133号(藏26)《受沙弥十戒文及威仪》:“游诸天堂,戒为梯镫。”

 

我时苦痛,努力挽车。

努,444号、甘博102号、浙敦附3号作“怒”。

按:当作“怒”。“怒力”,尽力也。《广雅·释诂三》:“怒,勉也。”《金石萃编》卷一 ○七引唐玄应《宪超塔铭》:“怒力勤策,法乳相亲。”《全唐文》作 “努”。盖“怒力”作“努力”,皆后世俗改也。

 

卷三

尔时大王有六大臣,其性暴恶,佞诡谄。姧

佞,北444号、甘博102号、北452号作“倿”;北451号作“佞”。

按:“倿”为“佞”之俗体,斯388号《正名要录》“正行者楷,脚注稍讹”类,“佞”下注“倿”。伯4506号《佛说无量寿经》:“言念无实,倿谄不忠。”斯6925号《杂宝藏经》卷十:“倿臣白王:‘而今此瑞,皆由德。’”斯814号《金光明最胜王经》卷八:“害中极重者,无过失国位,皆因倿人,为此当治罚。”例中“倿” 皆“佞”之俗体。

 

(仙人)见是事已心生怜愍,即以草衣裹拭将还。

拭,北444号作“裓”,甘博102号作“ ”;北451号、北452号作“拭”。

按:当作“裓”。“戒”俗作“ ”斯1970号《四分律》:“有是廿二法,不应授人大 。”故“裓”俗书作“ ”,“ ”与“拭”形近,故误作“拭”。

 

中有第一大力士,踉 颠蹶,以足蹴地。

,北444号、甘博102号、北451号、452号作“郎傍”。

按:俄Дx11196号可洪《大方变佛报恩经音义》亦作“踉 ”。写经中又有“狼彷”,北8300号(玉64)《佛说孝顺子修行成佛经》:“二后闻之,甚大欢喜,狼彷皆起。”又作“狼傍”,同经:“太子遥见其母,狼傍下殿,走抱母头,捉臂啮指,称天大哭,‘阿娘,由子五逆不孝,致使阿婆如许辛苦。’”郎傍、踉 、狼彷、狼傍,皆同一连绵词的不同书写形式。

 

谏恶以忍,谏怒以顺。

444号、甘博102号作“慎”;北451号北452号作“顺”。

按:当作“”。“”、“慎”俗书皆可作“ ”。作“顺”俗体的,例如北244号(淡21)《佛说观佛三昧海经》卷九:“令心调顺如调写马,不令失御;心柔 已,往于静处,烧众名香,礼释迦文。”伯2033号《十地论杂垢地》:“安隐者,随 涅盘城。”北327号(秋34)《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妄想不起,随 自觉。”斯5311号《楞伽经》卷四作“”。作“慎”俗体的,例如北7515号(夜77)《灌顶章句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又不修福,汤药不 ,针灸失度,不值良医,为病所困,于是灭亡。”同经北7520号作“慎”。  伯2071号《佛说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汝持语 勿忘失,为未来世开生天路,示菩提相,莫断(佛)种。”同经伯2373号作“慎”。北444号例讲的是鹿母夫人劝波罗奈王对人要忍让顺从,故以“”为惬。

 

卦曰:“道德所归,国蒙其福。若在家者,四海颙颙,鬼神保之。”

颙颙,北444号、甘博102号同;北451号、北452号作“娱乐”。

按:作“颙颙”确。颙颙,仰慕貌。汉荀悦《汉纪·平帝纪》:“天下颙颙,引领而叹。”唐白居易《为宰相〈贺赦表〉》:“天下之目,專專然,观陛下之动;天下之耳,颙颙然,听陛下之言。”经文“四海颙颙”与 “天下颙颙”语境相似。

 

尔时仙人报大王言:“贫身有此一女,稚小无知未有所识。少小已来住此深山,未闲闻人事,服草食果。王今云何乃欲顾录?”

闲,北444号、甘博102号作“闻”;北451号、452号作“闲”。顾,北444号、甘博102号作“领” ;北451号作“故”;北452号作“顾”。

按:“闲”“闻”二词似皆可,但从文意看,以“闻”为长。“领”因和“顾”形近而误。“顾录”乃“垂念、怜悯”义。如北447号(云94)《大方便佛报恩经》:“汝师瞿昙,不知恩分,而不顾录,遂前而去。”“故”又因和“顾”音近而误。

 

卷四

复次提婆达多,虽复随佛出家,嫉妒情深,规望利养。

规,伯2893号作“ ”。

按:“ ”乃“规”之俗体。《干禄字书》:“ 规,上俗下正。”有谋划义,例如斯2230号《金光明经》卷五:“备具四兵,发向是国, 往讨罚。” 往讨罚”即“规往讨罚”。旧题东晋陶潜撰《搜神后记》:“(谢端)始出居,未有妻,邻人共悯念之,规为娶妇,未得。”南齐天竺三藏求那毗地译《百喻经·五百欢喜丸喻》:“昔有一妇,荒淫无度,欲情既盛,嫉恶其夫,每思方策,规欲残害。”“规”“欲”连用,“规”即“欲”也。

 

卷五

尔时流离王起四种兵伐舍维国,得诸释子穿坑埋之,坑悉齐腋,令不动摇。

腋,斯4623号北453号作“掖”。

按:《说文·手部》:“掖,臂下也。”“腋”为后起字。写经多用“掖”,例如北8251号(人4)《佛说救疾经》:“阿阇世王即以佛前烧香发愿,踊身入火。入已,水挤掖变为浴池,众罪消灭。” 2867号同。北7113号(霜67)《毘尼心经》:“剃阴上毛掖下毛。”

 

去四十里挽弓射之,箭箭相续,筈筈相拄。

筈筈,4623号、453作“括括”。拄,4623号作“主”,北453号作“”。

按:“括”,“栝”的俗体。“筈”为“栝”之异体。栝,箭末扣弦处。“相拄”当作“相注”。“注”有“连接”义,例如《北史·周法尚传》:“首尾连注,千里不绝。”这里“续”“注”对文,“注”优于“拄”。

 

于后夜时多诸虎狼,把发冢开,食死尸。我因此故,寻时得出。

把,斯4623号作“跪”, 北453号作“抄”。

按:当作“抱”,本字作“掊”。玄应《一切经音义》卷四三《大方便佛报恩经音义》“掊发”条:“《说文》作抱、捊二形,同。步交反。捊取也。《通俗文》作‘掊’,手把曰掊。”《说文·手部》:“捊,引取也。抱,捊或从包”。写经“抱”常俗作“ ”。斯2791号《大般涅槃经》卷三十八:“汝等近者欲以手 (抓) 须弥山,欲以口齿齚齧金刚。” 96斯162号《佛说药师瑠璃光经》:“若 铜柱,若铁钩出舌,若烊铜灌口者,闻我说是药师瑠璃光佛无不即得解脱。”又写作“ ”。北7146号(霜15)《佛说提谓五戒经并威仪》:“四者死后魂魄当入太山地狱,狱鬼烧铁柱正赤,身自 之。”“ ”与“把”形近,故误作“把”。这种情况后世刻本中亦见:韩愈《寄卢仝诗》“独抱遗经究终结”,方崧卿《韩诗举正》:“蜀本谢校同作‘独把’”朱熹《韩文考异》:“抱,方作把,非是。”(转引自蒋礼鸿《敦煌变文字义通释》133页)。又俗书足旁、扌旁可互换,如斯989号《大方便佛报恩经》卷四:“尔时导师,疲乏闷绝躃地。”伯2893号作“擗”。斯6661号《十诵律》:“欲作尼师檀,应量长二 手,广一 手半及十 手。”“搩”写作“ ”。故“抱”换旁作“跑”。《广韵·肴韵》:“跑,足跑地也。”《六书故·人九》:“跑,兽前足 地也。” 杭州有“虎跑泉”,正用其字。俗书“包”、“危”二字形近,例如散1034号《大方便佛报恩经》:“受三归时,胡 合掌。”“胡 ” 即“胡跪”。北217号(宙34)《大方等大集经》卷一:“尔时四天王合掌长 ,以偈赞佛。”“长 ”即“长跪”。伯2003号《佛说十王经》:“一身危 似风灯,二鼠侵凌啮井藤。”伯2870号作“危 ”。“危 ”、“危 ”即“危脆”。故斯4623号“跪发”当为“跑发”之误。

 

卷六

尔时如来即为难陀而说偈言:难陀当应知,汝莫忧贫穷,亦不失富贵,出家法应尔。

莫,斯1975号、434号、北454号作“不”。

按:作“莫”于义为长。忧贫穷侧重主观,失富贵则侧重客观。此偈讲出家之法,要求难陀在心理上别担忧贫穷,实际上也就不会失去富贵。这里用“不”否定某一结果,而用含有规劝意味的“莫”否定某一行为,符合偈言所包含的思想。

 

种种宫观无数天女,天须陀食自然百味,百千伎乐以自娱乐,视东忘西。

忘,伯2127号、散1034号作“妄”。

按:当作忘。“妄”、“忘”相通,写本习见。北6637号(宙23)《佛说尸迦罗越六方礼经》:“四者不忘言两舌心欲贪滛(淫)”北7146号(霜15)《佛说提谓五戒经并威仪》:“莫忘诃像好丑。” 754号《羯磨》:“佛种种因缘呵啧忘语,赞叹不忘语。”此“忘”通“妄”;北6796号(芥24)《四分律》卷十一:“此六群比丘癡人断诤事种类,骂诸比丘使惭愧,妄前失后使不得语。”此 “妄”通“忘”。

 

卷七

祖先已来,历世相承,常为猎师,未曾闻兽身毛金色。

兽,斯5115号作“狩”。

按:“狩”为“兽”的另造形声字。北455号(文88)《大方便佛报恩经》:“天地六反震动,惊诸禽狩,四散驰走。”北7515号(夜77)《灌顶章句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七者,横为杂类禽狩所噉。” 斯3562号《大方广佛华严经》:“若见有人毁坏畜狩及以人根,令身残缺,起大慈悲而救度之。”例中“狩”即“兽”字。

 

思惟是已,即取猎师夺其命根,持师子皮还入山中,到尸骸所。

骸,斯5115号、北455号、8529号作“胲” ,斯4284作“ ”。

按:“ ”当为“胲”之误。“胲”为“骸”的俗体。俗书身旁、骨旁、月旁常义通换用,如“軆”,可换旁作“”。北7518号(冈7)《灌顶章句拔除过罪生死得度经》:“昔者沙弥救蚁以修福,故尽其寿命,更不苦患,身安宁,福德力强使之然也。”同经北7519号作“軆”。伯2703号《吃草方》:“朽坏軆脉。”伯2637号作“ ”。北8299号(日85)《相好经》:“佛如来两肩 圆满相。”“ ”即“膊”字。故“骸”换旁作“胲”。

诸兽亲附,爱如父母;畜生奉食,佛知心故;云神降雨洗浴其身,树随垂曲枝荫翳其躯。

垂,斯5115号、斯4284号作“随”。

按:此句讲佛出生后的感应,作“随”于义为长。

 

以是因缘,得 肠。

* ,斯5115号、斯4284号作“ ”。

按:“ ”为“ ”的俗体,正字又当作“腨”。腨,胫肉。《说文·肉部》“腨,腓肠也。从肉,耑声。”《广韵·狝韵》:“腨,腨肠。”《正字同·肉部》:“腨,俗曰脚肚。” 伯2175号《根本萨婆多部律摄》卷十三:“礼敬之仪有其二别:一谓五轮着地;二谓执捉腨足,口云畔睇。”北3421号(柰75)《放光般若经》:“光明从鹿腨肠上至肉髻。”因胫肉与足相关,故换旁为“踹”,《龙龛手镜·足部》:“踹,胫肠也。”耑、專 音同替换,“腨”、“踹”亦可写作“膞”、“ ”。北108号(字27)《菩萨见实三昧经》:“髀股傭圆直,伊尼鹿王 。”俗书“專”常写作“専”,故字又作“ ”,例如北8299号(日85)《相好经》:“佛如来伊尹鹿王 相。”

 

主要参考文献:

黄永武《敦煌宝藏》,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81~1986

《甘肃藏敦煌文献》,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99

《浙藏敦煌文献》,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0

《俄藏敦煌文献》,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2001

《大正新修大藏经》,日本:大正一切经刊行会,1992~1933

颜元孙《干禄字书》,北京:紫禁城出版社,1990

慧琳《一切经音义》,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希麟《续一切经音义》,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释行均《龙龛手镜》,.北京:中华书局,1985

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

程南洲《伦敦所藏敦煌老子写本残卷研究》,杭州大学敦煌学研究中心复印资料。

黄征、张涌泉《敦煌变文校注》,北京:中华书局,1997

蒋礼鸿《敦煌变文字义通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  《蒋礼鸿集》(卷4), 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

李维琦《佛经释词》,长沙:岳麓书社,1993

释智叡《敦煌宝藏遗书索引》,台北:法鼓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96

张涌泉《敦煌俗字研究》,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6

 

敦煌《大方便佛报恩经》写卷多残缺不全,校证时主要选用以下适合校勘的写卷:北444号、甘博102号、伯2893号、斯4623号、斯1975号、伯2127号,斯5115号;其它写卷用来比勘;按语中的材料多来自敦煌写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