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美桑珠

 

一、因明学在印度的传播

因明学根据基本内容可分为两类不同的理论体系:外道因明学和内道佛教因明学。藏传因明学属于后一类。其源流如下:公元前561年,佛祖释迦牟尼诞生于印度。佛祖获得无限慧识后,传授了以因明为主的八万四千法蕴。依据这些法蕴,阿罗汉法救著《因明灯论》讲授给学著王天,后著传于世亲论师。世亲有众多高徒,将因明学传给学识超过自己的弟子陈那。陈那论师在天竺广开因明学派之门,闻说因明论著之风便在印度和藏区盛行。

被视为因明学开宗大师的陈那,生于古印度南部僧迦巴达城一婆罗门家庭。叙软·次成仁软提出不同看法,认为他出生于刹帝利之家,此亦可探讨。对于陈那为世亲的亲传的弟子,众学者看法一致。幻年苦学婆罗门、吠陀、外道各派教义、踏上学者之路,看破世尘,陈那不留恋婆罗门族的清闲富裕生活,在犊子部(也叫可住子部)堪布纳揭陀达门下受戒为僧,取名陈那。学小乘佛教三藏而成为学者。请求堪布赐矛解脱世俗之教诲,堪布提出要求他寻觅法蕴、非真非他的“实我”,并令其修行寻道。陈那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这样的实我,便白昼敞开所有门窗,夜晚四周点满明灯,裸着身体不时张望四处,继续寻觅实我。人们见其状,告于堪布纳揭陀达。堪布问他此般所为之由,陈那回禀:“本人生性迟钝,劣等根器,寻不见堪布所指的实我,就想是否被什么掩盖物所遮蔽,故而四处观察。”堪布十分不悦,说:你这讥讽我宗派者不许再留此处,遂将其逐出。陈那认为,对堪布虽能以理驳倒,但作为自己的上师则不可无理,便磕头致礼而别。为寻到大乘一切经部,最终来到世亲论师门下,在其座前闻习佛教大小各乘经论,从而铭记大乘五百经部并将此作为口诵经文,这几乎是所有大小乘和密咒的总和。尤其从一密宗论师闻习至尊文殊之持诵传法,加以承修而见到文殊荣颜。由至尊亲授,闻修至深教诫。在欧迪普沙地方幽静的布陀萨惹山洞专心裸定静虑。几年后,亲眼见到精通推理之数、辩才无比且被自己的本尊时时显颜面授机宜的外道婆罗门毕惹札亚同不少外道专程来圣地那烂陀寺辩经,佛教班智达们未能应辩,便从欧迪普沙邀请陈那论师应辩。经三个回合的舌战,论师击败了那位外道之主,其他外道也一一以理击倒,被归入佛门。他给那烂陀寺的僧侣讲授三藏经论,撰写了百余部有关思维、哲理方面的零星著作,而后重回欧迪普沙的原处坐禅。一时,认为由自己与众不同的智慧法力所创造的这些哲理辩术过于零散,需要整理同一,便在《集量论》篇首赞颂辞写道:“是为正理益众生,人佛慈悲拜其足、为求正理将已著,集中所散为此论。”当他把这段格律词用白灰写在山崖时,一股强大的光芒照遍世界,大地震动,巨声轰响。因此惊动了婆罗门外道黑汉,外道黑汉以神通之法探察,得知为陈那所书格律词的法力,就趁论师出门化缘之际凭幻术而来,扶了两遍。第三回时,论师在篇首赞颂旁写道:“此若是因戏耍、讥笑而擦,应知此大有用途,请勿擦涂;若欲辩论,请显真身辩之。”再去化缘时外道重至,见所写词句,欲辩而候。于是,论师同外道誓立所奉之教为证展开辩论,多次驳倒外道徒。论师请他立地入佛,外道黑汉却抛撒诵持过密咒的灰尘,烧焦了论师之用具,差点连论师的身躯也被烧,之后扬长而去。论师心想:自己于一人之事也无能为力,何以能为芸芸众生谋利。便痛苦不堪地将石笔抛向空中,决心石笔落地之处,只求自我解脱,再说不谋饶益众的利他之事。可是笔偏不落地,抬头仰望天空,却见至尊文殊手持石笔明示:“弟子,不可为之!不可为之!凡夫遇小乘而生邪念,可知道外道无力加害汝之论著。汝未悟道成佛之前,吾将是善知识,后世所有著作之眼珠,将是此作矣。”论师回禀:“身受不堪苦,不喜正行者,难遇大圣哲,而今显尊荣,尚不加持吾,日后奈何之!”“弟子莫丧气,一切弱者由我护之。”文殊说完就消失了。

于是,论师鼓足勇气,完成了《集量论》的写作,将智慧之眼献于众生。有一次他身体欠安,从城里化缘返回途中坐在一有林之滩时,不觉人眼。梦中谒见众多佛祖并获得数百三摩地。为此众神降下鲜花之雨,林中花木低头敬之,大象乐而入荫休憩。该地王臣连同侍从恰好消遣野游,谒见论师而倍感惊讶,奏乐催醒。醒后国王问道:“汝为陈那大师乎?”答曰:“在下便是。”国王及众臣竞相磕头致礼。后前往南方,以理铲除外道邪说,恢复前世诸师树立但已衰落得教制,重回欧迪普沙将国王及众臣引人佛门。由一婆罗门为施主,修建十六座佛殿,为大僧团创立诸多叫教规,兴律、论、经三藏之闻说。该地有一棵名叫米喀札黑如陀迦的诃子树,神奇异常、根治百病,却一时间干枯了。论师诵说明咒,七夜之间恢复原样,深得众人信崇。该论师于佛祖之业功德无量,后在欧迪普沙山洞谢世。与论师善结佛缘之弟子广布天下,随行紧承之徒却连一个都未曾收留,一生致力于所学十二知识。人们广为宣称:世亲论师弟子众多,其中在因明学方面胜过自己的莫过于陈那。

陈那的著作有:《俱舍论释》、《龙树〈大智度论〉释》、《观所缘论》等百余部零散著作,因明学理论的开山著作《集量论》及其《自注》、《三世论》、《观所缘论》及其《自注》、《所缘论入门》、《因明入正理论》、《九教法轮》、《般若八千颂要义》等。以此,陈那将因明学理论传授给自在部论师,此人学有所获,成为学者并著《集量论诠析》。自在部又将因明理论传授给吉祥至尊法称。